请输入您注册的用户名以取得您的密码提示问题。
用户名

© 2005-2020 生存在一个野兽出没四周荒凉连山羊拉屎都不生蛆山间,还能指望什么呢凄荒的山峦一年四季里荒草由黄转绿,再由绿转黄遇到山火那黄色的山体就变成了黑色的大山岁月就那样的轮回着。此山望彼山除了荒山荒野就是杂草丛生那一轮发光的红日也懒洋洋地照着沟沟坎坎,几头山羊有气无力地啃食着甘草果腹连一只飞鸟的身影都不成看见何来鸟鸣欢歌。门前茅草丛生坡陡路滑的羊肠小道稍有不慎就会滑到如遇下雨天泥泞的山路,人都有可能连山石滚到山底谁敢出门.再烈的红日下都有勤劳人的身影。熊广辉的父亲母亲的身影就常印在开垦的黄土地上。开垦的土地种下适应山间生长的麦子土豆红苕玉米等农作物。辛勤的播种只能靠天吃饭风调雨顺还有几分收成干旱或梅雨或虫害就只能望天兴叹望山叹气。就只能是少收欠收甚至是绝收。辛勤劳累大半年颗粒无收叹的咋过年。这也是一幅山民生活的真实写照此山称纳拉箐山或叫纳拉箐沟位于四川攀枝花市的仁和区。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